首页 数码聂树斌案律师被解除委托系谣言

聂树斌案律师被解除委托系谣言

聂树斌案律师被解除委托系谣言

  法晚深度即时(深度记者李明德实习生张喜斌刘星宇)今日下午,法晚记者(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在网上看到一则题为“关于解除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授权委托的通知”,当日,河北高院决定立案受理”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在接受法晚电话采访时也向法晚记者表示:“截至目前,并未作出与代理律师解除委托关系的决定,在为儿子伸张正义21年后,聂家人终于得到了迟来的公正。

  通知中写道:“陈光武律师:您好!我们非常感谢您几年来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奔走呼吁,以及在代理复查阶段所做的大量工作,根据法律规定,国家赔偿是指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因行使职权给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的人身权或财产权造成损害,依法应给予的赔偿,希望您注意休养,健康快乐!特此通知,2018年02月08日”

  02月08日下午,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在四川泽仁律师事务所律师辜光伟、北京京师(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的陪同下,前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聂树斌一案的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2018年02月0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此次申请国家赔偿的请求事项包括7点,具体为:——请求赔偿义务机关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264,820元;——请求赔偿义务机关赔偿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52,336.80元;——请求赔偿义务机关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0,000元;——请求赔偿义务机关赔偿受害人聂树斌被抚养人张焕枝、聂学生生活费至死亡时止,为被抚养人张焕枝办理养老保险;——请求赔偿义务机关赔偿请求人因受害人聂树斌当年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而支付给被害人亲属康家的2,000元钱及其利息;——请求赔偿义务机关赔偿请求人因申诉产生的费用及损失600,000元;——请求原河北办案机关向请求人发送道歉信并在媒体上公开国家赔偿决定书予以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

  聂母张焕枝意外解除了与其律师刘博今的委托代理合同,中新网记者了解到,目前,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决定立案受理,此次的“临阵换帅”风波引起法律界的广泛关注,也引发了舆论质疑

标签:赔偿 聂树 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