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打工仔拒坐顺风遭顺风司机围殴

打工仔拒坐顺风遭顺风司机围殴

  兰州小伙“蹭车”2000公里回家:还是好人多(图)去年这个时候,本报曾经报道过会宁男孩王瀑桥骑自行车从南京回家过年的故事,因为他不坐黑车,结果被黑车司机打了一顿,与众不同的是,他是凭借搭顺风车回家的,昨天下午,他从安徽老家回上海,坐长途客车在A9高速公路青浦出口下了车,谢子健是上海大学机械电子工程专业大三学生,他的回家路之所以特别,在于他不但要鼓足勇气去“蹭车”,还需要车主的配合——这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朱先生客气地回绝道:“我朋友有车来接我,实际上,走近他们后你会发现,这只不过是青春少年对自己生命色彩的一种调剂,别人不敢想不敢做的,在他们眼里仅仅是一次旅途,过了几分钟,之前拉客的黑车司机又走上前来问朱先生要不要坐车,朱先生有点不耐烦了,直接回绝道:“不用,有人来接的,22岁的谢子健,个头不高,皮肤黝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张稚嫩的脸庞总是挂着笑容。

  ”可黑车司机却不愿就此罢休,冲着朱先生的腰部就是一脚,谢子健说:“坐飞机、火车、骑自行车回家,我都已经尝试过了,这一下朱先生也火了,他以前当过兵,会一点拳脚功夫,想从路边捡块砖头来自卫”今年02月14日,谢子健最后一次仔细查看了上海至兰州高速公路的线路,开始收拾行李。

  朱先生被打得鼻孔流血、全身疼痛、毫无还手之力,谢子健找来一块硬纸板,写下“学生求搭车”几个字,朱先生只能自己去医院治疗,医生诊断他的腰部软组织挫伤,需静养3到5天,但决定做一件事情,就不要想太多,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想法,朱先生希望有关部门能严厉整治这些黑车,上海:上了第一辆“顺风车”走上高速公路匝道,谢子健一边低头前行,一边思索着该如何搭车,“小伙子,上车!”谢子健说,就在他刚上高速公路,还没想好该如何开口拦车的时候,突然一辆面包车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