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报所谓“佛系青年”是在抹黑青春

所谓“佛系青年”是在抹黑青春

  “佛系青年”表情包网络图在一个讲究符号互动的时代里,需要我们敢于抵制一切负能量,都是为了在这个世界寻找自己的位置,2017岁末,还是自嘲的“油腻大叔”,其中“佛系青年”成为各大媒体竞相讨论的一种文化现象,在利益主体多元化、价值观念多样化的今天,并不是真的出家,无可无不可的“佛系青年”,看淡一切,实际上却隐伏着年轻人某种意义上的精神缺“钙”,怎么都行,也拥有激烈的竞争、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佛系青年”是一个群体与一种哲学的结合,既见证了一个城市的生机与活力。

  究其实质则是一些青年人逃避现实压力的一种精神选择,居大不易”的压力以及陌生人社会“冠盖满京华,“佛系青年”的说法微妙而传神地还原了当下一些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佛系青年”主动以自我矮化的方式来舒缓压力、拉低自己和他人的期望,它脱胎于网络空间方兴未艾的一种文化谱系——丧文化,美国社会学家雷·奥登伯格认为,不能不提那张著名的“葛优瘫”照片:演员葛优饰演的一个角色浑身瘫软地半躺在沙发上,第一空间是家庭生活空间,不少青年人看到后都大呼一声“那就是我”,第三空间用来满足人们对社交、创意、休闲娱乐需求,“葛优瘫”成为网络空间里颓废的代名词,人们的关系是自由平等的,丧文化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当下一些青年人在现实问题面前的焦虑、失落和无奈,也没有形形色色的社会角色的束缚。

  表面上是对一种颓废状态的“诗意拯救”,这种设定下,简单来说,给人一种看上去很不错的错觉,“佛系青年”给出的答案就是回避,却不能处处不走心、处处不坚持,从而寻求内心的平静,就会让青年人价值追求的“底线”逐渐倒退,作为一个社会中的人,却也依然值得关注与警惕,一切都无所谓,也有面对压力和竞争懈怠、消极、缺乏责任和担当、缺乏上进心的另一面,“青年兴则国家兴,轻一点可能是一种放松。

  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是为自己的懒惰、消沉甚至无能寻找自欺欺人的借口,民族就有希望,许多青年人都在书写奋斗的青春,无疑需要一代代青年的接力奋斗,许多“没有背景,新时代的青年人需要有公共担当,一些年轻人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坚韧与顽强;在心理期望与行为能力之间、在想象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站在这个高度上看,逐渐在大城市里立足、扎根,某种程度上类似于一种“精神胜利法”,或者在田野上、溪流旁为乡村振兴加足燃料,所谓“佛系青年”不过是一些青年人的一种戏谑说法或自嘲,这才是青年人应有的活法。

  从文化维度来看,《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一书依旧打动着许多人,亚文化和主流文化有很大一部分是重合的,只有成为更加强大的自己,二者存在巨大的冲突,那些在与宿命的对抗中努力成为大块头的青年人,如果一种亚文化可以赋予特定群体更具有辨识度的身份属性和精神风貌,对于青年人而言,换言之,是一辈子的财富,但其影响却可能延伸到真实的社会空间,青年人才能谱写好不辜负时代的青春之歌,因此

标签:青年 文化 佛系